福建省画院 (中国美术家网会员主页)
画院首页 | 画院概况 | 画院新闻 | 画院画家 | 机构领导 | 藏品展示 | 艺术研究 | 艺术展览 | 联系我们
  • 李文绚 作品
  • 韦江琼作品
  • 义乌高清作品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
        独来万里关山客 又上层楼强赋词——为李虚白乙酉深圳展览

          虚白的生活经历丰富,由福建辗转到香港。20世纪80年代后期,在香港初见他时,他是一本杂志的编辑,身边有很多画画的朋友,其中不乏大陆的画家。他给与我最初的印象就是不同寻常,有点特别。他为人比较谦和,容易接近。但是,也有点小脾气;有一些旧文人的品性。虚白的学历并不高,可是,文史方面的功底却不比那些高学历的人差多少,甚至还有胜出。他是一位博而不专的文人,这方面的特性,使他能够胜任编辑工作,相反,编辑工作中学养和见识的积累也为他日后的山水画创作增添了内涵。80年代后期的时候,他画画还不怎么敢于见人,属于自己玩玩的那种。他最初给我看画的时候,并不是理直气壮。那时候,他的画幅都比较小,比例细长,宽不过寸许,长只有尺余。可是,风格独特,完全是一种把玩的东西。他为人作嫁衣多年后,发现自己也可以成为嫁衣的主人,因此,逐渐弃编务而入画坛,画也越画越大。本年正月,当我在纽约怀古堂见到他的八尺山水巨幛时,怎么也难以和当初见到的细长条联系起来。这就好像看到现在长髯的虚白,难以联想到昔日无须的虚白一样。目前,人们只知道画家的李虚白,而忘了曾经作为编辑的李虚白。

           然而,当香港的李虚白成为加拿大的李虚白,人们又该如何看待现在的虚白,显然,这之中的变化对虚白来说又该另当别论。本来他是没有多少资本在97年前移民加拿大的,可是,他早年在大陆生活经历的背景,使他后怕那政治运动,说到底是怕那过去的苦日子。因此,随大流去了加拿大。与众不同的是,几年之后,他没有随大流回归到香港,还是固守在加拿大渥太华的听云山馆之中,过着陶渊明采菊东篱下式的生活。但不知馆外是否有东篱?是否有菊可采?“如海乡愁入梦思,铮然一叶感秋时。独来万里关山客,又上层楼强赋词”(题《秋山晚照》,1998年)。这是他客居渥太华的心境写照。所幸的是,这几年来,他在孤寂之中,获得了山水画艺术的成型和成就。

           虚白钟情于山水,不知何故。或许这好像人之好咸甜各有差异一样,说不出理由,所好不同而已。他的山水重丘壑,层峦迭嶂;重意境,林泉高致。其丘壑完全从宋代的山水中演变而来,不同于元明发展的是,他没有走减法的道路,也没有取法逸品的空灵,而是在宋人山水结体的基础上无穷尽地结构内在的关系,使山峦重迭复压,咫尺重深;并把山石、林木、屋宇、泉源、烟云的各种构成关系,集约成为一种审美的要素,以山石为骨架,以林木为衣裳,以屋宇为妆饰,以泉源为血脉,以烟云为气象。他利用相同的符号以不同的组合,显现出丰富的变化,表现出构造的才智与结构的美感。从他的这种具有个人风格特征的山水面貌中,人们不仅可以从中看到山水的来龙去脉,而且还能够看到画家的匠心所运。

           无疑,虚白的山水是他胸中的山水。他以现实山水为依据的重构,不仅获得了在个人风格上的特殊意义,而且在意境的营造上,也获得了重要的支撑。他的山水意境,基本是在古人的审美范围内,不管是“秋山晚照”、“夏山烟雨”,还是“江山四序”,都很容易让人联系到中国山水画史上已有的内容。为了获得这种在文化上的古与今的连接,虚白力追古意,以表达诗和词的意境作为山水情怀的依归,因此,趣味盎然,意境深远。他把高远和深远结合起来的方式,非常实在地表达了山水所蕴含的精神,同时,他又利用烟云和山泉的空白,使画面在静中生发出灵动的和富有想象的诗意。岚雾锁映,林木遮藏,其中不仅表现出画面的虚实关系,而且透露出想象的空间。为了更加扩大审美的空间与范围,虚白还习以为常的以题跋的方式,将自己所作的古典诗词加题到画面上,甚至不惜以牺牲画面为代价。这不是古人所说的“补画之不足”,而是虚白结构画面的一种手段,通过这一手段实现了他回归古代传统的意愿。

           进一步来论,虚白的画与古代山水的面貌又是大相径庭。这种神合貌离的表现,其重要的特征就是他打破了古代山水的结构模式,表现出一些现代特征,而形成这一面貌的另一方面则是笔墨上的特点。虚白的笔墨基本上以吸收龚贤为主,其皴法的繁密在笔墨的迭加中,显现出超常的耐心,也表现出为了实现自我的一种必不可少的努力。虚白讲究笔墨,并不玩虚玄,他非常实在的将笔墨语言恰当地运用到山水图式之中,使之成为其山水图式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。

           虚白曾经在《江山四序图之春》的跋中说:“虚白片刻不敢忘怀之故国,乃五千年辉煌传统之中国。”他的“不敢忘怀”是因为现实中的太多的忘怀,在当代国画或当代山水画忘怀传统的现实中,虚白的钟情是基于现实的一种选择。这很容易使人想起明代的董其昌,通过复古而针砭时弊。然而,世风日下,虚白的努力则是一己的所好,难以影响大局,因此,见虚白如同进深山见一老道,见虚白之画如同于深山中见老道背后之深山。虚白在这个现代社会中属于另类,而他的画显然也是一种另类,是值得欣赏的,也是值得品味的。

      More 画院新闻
      ·郭东健国画亮相北京798艺术区
      ·中共福建省委常委、宣传部长袁荣祥到福建省画院视察调研
      ·画院画韵——福建省画院年度创研展” 在榕展出
      ·“墨彩心象——福建省画院第四批特聘画师作品展”在福建省画院展出
      ·“凤山杯”第二届福建省水彩画展征稿通知
      ·福建省画院书画家慰问福州空军场站官兵
      ·福建省画院举办“感悟重生——百名画家进灾区 笔绘龙门新面貌...
      ·海西春风---福建首届花鸟画艺术大展
      ·我院领导出访埃及等国
      ·“家国情怀”李虚白山水画展在榕举行
      More 画院画家
       
      柯云翰
       
      林容生
      柯云翰 林容生 林 超 杨思陶
      林剑仆 吴乃光 江 松 张自生
      More 藏品展示
      翁开恩作品
      郑雅风作品
      杨东平作品
      高 帝作品
        画院首页
        画院概况
        画院新闻
        画院画家
        机构领导
        藏品展示
        艺术研究
        艺术展览
        联系我们
      Processed in 0.847(s)   37 queries
      update:
      memory 8.717(mb)